主页 > 新闻动态 > 信息快递 >

女足名宿如今成申花新闻官 身兼多职还解说世界杯

作者:秩名来源:网络整理发布时间:2021-03-12 01:36点击:

新闻官浦玮

新闻官浦玮

  稿件来源:原创: 沈坤彧 新闻晨报体育 公众号

  “你看这些点点点哦。”在东方体育大厦16楼上海市足协的小会议室里,浦玮打开自己的手机日历,“因为记性不太好,我习惯先在手机里面把日程全部排好,日期下面有点的这些就是有事。”灰点子排得密密麻麻,她说自己真的是忙,但同时也确信,“做的是自己喜欢的事儿。”去年9月入职足协以来,她先被调至技术部担任上海市U11精英队主教练。前一阵,她成为中超上海赛区申花主场的新闻官。“我现在身上兼着好几个角色,对于每个角色都有激情。我觉得,虽然忙,但是自己真的活得好开心啊!”

  她的鞋子真漂亮

  她随便套了一条运动短裤,披一件运动夹克,都是足协下发的随常装备。唯独脚上一双乐福鞋,闪亮亮有些惹眼。

  浦玮喜欢鞋子,各种各样的鞋子。她人生中第一次挣钱,是在青年队的时候被租借给浙江打全运会预赛,顺便代表他们参加了田径比赛。拿到一块金牌,领了250元奖金。“马上冲到南京路上的ELLE店里,买了一双鞋送给自己。两百多块,那时候老贵的!”

  她时常喜欢在朋友圈里分享自己买的新鞋。有朋友去国外,她会让他们代购当下时兴的鞋子。

  传奇体操选手科马内奇曾经告诉我们,对一个女人最高的夸奖就是赞美她的鞋子真漂亮。鞋子对于新时代的女性而言很重要,因为她们经常一个人走很多路,去很多的地方。这个世界上的路不是很容易走的,一定需要好的鞋子,很多很多好的鞋子,让每一次前行的道路少一些阻滞和绊蒜。夸奖一个女人的鞋子漂亮,从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对她独立精神的认可,那就和夸她活得漂亮一样。

  两个月前,浦玮在行李箱里塞进三双鞋,奔赴了法国。作为体育频道的嘉宾解说,她在那里呆了一个多月。从北到南,她所踏足的每一处世界杯赛场看台上都会响起《l‘Hymne des Femmes》(妇女赞歌)的歌声:“我们的时代来到了,认识我们的力量……”

  正如20年前世界杯夺冠后查斯泰恩的惊天一脱象征了20世纪末女性身体的解放;20年后,拉皮诺埃和她的队友们怼足协怼总统,则打上了属于这个时代女性的鲜明烙印。“每个年代所塑造的人的整体格局是不一样的。”浦玮感叹。她想到中国女足,为她们感到遗憾。“这批小孩里面一半以上都和我做过队友,其实是挺有个性的一批球员,但这次比赛,她们的能力和个性都没有释放出来。”

  浦玮自认为做球员的时候,她是向来不惮于表达自我的。“我曾经三进三出国家队,为什么呢?因为看到球队当时存在的问题,自身又没有办法去改变,那留下来就等于是违背自己初心去做事,肯定不快乐,也做不好。既然过程和结果都已经注定了,那我索性不去做不是更好吗?”

  但迫于阻力,当然也因为不舍,她又总是一次次回归。从这里可以看出来,她身上有觉醒的精神,但是又不够彻底,还是受到了时代的局限。她记得自己是三进三出,但是又有媒体数出来,其实是六进六出。记忆早已模糊了,在那些频繁更迭的主帅名字之外,能被记住的也只是稀稀落落几抹印象了。

  头一回发生在2003年年底,一次短暂的出走。“上海队在义乌打联赛,当时是签了一个长约,每年的联赛放在那里踢。我们冠亚军赛打完,马上就被拉去开会。那时领导班子和教练班子都进行了轮换,足协副主席薛立和新任主帅张海涛都在,在现场召集了入选国家队名单的队员去开会。我就觉得哎呀,这里比赛刚结束,那边又开会,压力大得我一下子要炸了。好不容易上海队的比赛结束了,还没有释放比赛压力的时间和通道,我马上又要面对来自国家队的压力。”

  会议后的一两天内国家队就要集中,“我承受不住,不是说对换领导换教练有想法,第一反应就是压力太大了。还是想给自己缓和一下,缓了两个星期,中间去了趟广州。她们在广州集训,和薛立还有主教练进行沟通。沟通完又回来,再调整了一周,想清楚了决定还是要回去。”

[关闭窗口]

上一篇:中超三国演义女超却成苏宁独舞 全胜誓要掀翻大连 下一篇:没有了